daughter
父寧信撞邪不信女兒思覺失調
求醫後始接受現實放下徬徨權威同面對

精神病患者常被標籤,有時連家人都未必能接受。任職公務員的馮先生,10年前面對女兒患思覺失調,坦言初時對精神病只有『黐線』、『入青山』等標籤,寧願相信女兒『撞邪』帶她到寺廟作法,也不願相信女兒患病。直至女兒求醫服藥後情況轉趨穩定,馮先生才漸接受女兒患病事實,更參與家長小組,與其他家屬互相支持,漸漸改變權威式的教女方法,以同理心伴女兒走過康復之路。

馮先生說,女兒原本連『搭小巴『有落』都唔敢』,赴英升學後性情大變。她在英國因受種族歧視而跟同學打架,終要回港繼續學業。此後其情緒起伏極大,曾把房間物品全部扔出客廳,又在酒樓大叫大嚷。

情緒大舉止怪 曾帶到寺廟驅邪
馮先生坦言當時認為精神病就是「黐線」、入青山、寧願相信女兒「撞邪」也不希望女兒是患精神病,因此把女兒帶到寺廟驅邪,但她情況却未見好轉,回家途中更無故對著路上其他車大笑。

「唉!個心知道玩完喇,直情好似唔係我個女。」面對女兒情況逐漸失控,馮無奈報警將女兒送入醫院,當看到女兒被救護員捉住,歇斯底里地叫「救命」、「做乜捉我」時,他感到心痛和絶望。女兒入院後確診思覺失調,服藥後情況穩定,經治療後轉介至香港神託會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務。馮的女兒參與小組後重新和外界接軌,現已投身社會服務工作。

十年過去,眼見現年28歲的女兒能自立,有自己的社交圈子,馮説自己轉變也很大。他和太太為支援女兒,曾報讀輔導課程,學習由以往的説話直接,未必顧及女兒感受,到現在放下家長的權威,多以同理心回應女兒,盡量增加女兒的信心。馮憶述,女兒因藥物副作用變胖,質疑自己「好肥」,馮便著她「企定,望下前面啲人,你搵個靚過妳嘅妳話我聽」,讓女兒恢復信心。

家長小組有共鳴 過來人經驗見曙光
馮先生又參加家長小組,從中得到同路人的支持。馮說面對自己的孩子出現精神問題,其他人不能理解自己的徬徨和憂慮,就連親人也不能明白,更曾因「唔想人問咁多」,避免出席家族聚會。但家長小組的家長們卻容易明白彼此的難處,可一起面對。